金瑞门户网站

您所在的位置:金瑞门户网站>教育>美国对非教育援助关注精英群体发展

美国对非教育援助关注精英群体发展

时间:2019-11-09 18:17:52作者:admin
 

教育援助是国际援助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一个国家开展公共外交实践和建设软实力的重要工具。作为全球教育援助的主要参与者,美国一直站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对非洲援助的前列。在过去60年的援助实践过程中,美国先后成立了国际开发署、非洲发展基金会、和平队和千年挑战小组。美国整合各方资源,协调和推动实施非教育综合援助,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受援国的教育发展水平。

动机:利己主义和利他主义,拒绝和自我强化

教育援助具有自利和利他的双重功能。然而,国外教育援助是一种慈善行为,但它不等于慈善。美国一直追求信仰,关注现实。它清楚地认识到教育援助的自助功能。

当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建立学校奖学金制度时,他认为富人应该出于自私的原因支持这一想法。同样,美国作为一个富裕国家,在向非洲国家提供教育援助时也不乏利己主义考虑。在改善受援国教育条件和促进受援国经济发展的同时,对非教育的援助一方面为提高美国的国际形象和扩大其影响力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另一方面,促进穷国的协调发展也为美国创造了一个安全、稳定、友好和积极的外部环境。

多年来,美国对非教育的援助一直以实施美国自身的国家利益和国家战略为首要目标,并与实施美国对非洲乃至世界的战略进行合作。一些研究认为,美国对外援助旨在强化其榜样,增强美国教育及其背后的价值观和社会模式的吸引力、影响力和同化力。

冷战期间,美国在许多非洲国家实施教育援助。在新世纪之交,欧洲-非洲首脑会议和非洲发展问题东京国际会议等与非洲的对话和合作形式相继出现。以法国、英国和德国为代表的主要欧洲国家正在努力维护和扩大其在非洲的海外利益,并与美国形成了激烈的竞争。“使命感”促使美国削减对非教育援助的计划一再搁浅,导致一种口惠而实不至的奇怪现象。毕竟,美国对非教育的援助不仅是自私的,而且是排他的。它是美国在国际关系中竞争的有效工具。

机制:机构之间的联系,相互补充

美国对非教育援助的实施依赖于国际开发署(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Agency)、非洲发展基金会(African Development Foundation)和其他组织的财力和人力资源,形成了各机构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局面。

美国国际开发署是一个半独立的机构,在总统、美国国务院和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政策指导下工作。在其成立之初,约翰·肯尼迪总统发起了和平队计划,派遣教师到贝宁、博茨瓦纳、赞比亚和其他非洲国家协助非教育。非洲发展基金会是一个独立的美国政府机构。除了从美国政府获得大量资金外,它还有一个独特的合作筹资平台,如非洲政府和美国私营公司。该机构在贝宁、博茨瓦纳和布基纳法索等30多个非洲国家实施援助项目。其中大多数通过直接投资,如提供种子资本和技术支持,促进受援国的增长和发展。

进入新世纪,千年挑战集团应运而生,旨在进一步促进非洲国家的民主转型。它支持20多个非洲国家的项目,包括布基纳法索、加纳、肯尼亚、摩洛哥、马达加斯加、马里、尼日尔、卢旺达、塞内加尔、突尼斯和其他国家。在非教育援助方面,美国国际开发署在2011年实施了"所有儿童阅读"项目,南非、加纳、肯尼亚和乌干达等17个非洲国家的儿童从中受益。

全球发展中心的官方发展援助评估报告显示,从援助效率的角度来看,非洲发展基金会在外援提供者中排名第二。2011年,非洲发展基金会通过索马里当地技术伙伴向失业青年提供职业和工作技能培训,惠及6 000多名索马里青年。2017年,约2000万美元投资于非洲500多家企业,惠及200多万人。

当然,美国对非洲的教育援助远不仅仅集中在经济支持上。一些研究认为,教育援助不仅涉及资金和设施等有形材料的转移,还涉及知识、思想甚至文化或意识等无形资源的交流和互动。美国通过和平小组在20多个非洲国家先后开展了教育和教学志愿者活动。虽然有些国家在警惕,但它们也受到了一些国家的欢迎和承认。

例如,在南非,实施了一个学校和社区资源项目,旨在改善教师、学生和社区的教学服务文化。其主要目标是提高学生和教师的英语语言能力。它直接参与小学英语课堂教学。它还与南非的教师合作,使用英语作为教学媒介,采取以学习者为中心的方法,并为学龄青年组织男孩和女孩俱乐部、象棋和辩论小组、辅导方案和课外体育活动。

在坦桑尼亚,大约60%的志愿活动集中在公立和私立中学的教育、数学教学、科学、英语和其他课程上。在科摩罗,美国和平队实施的项目仅针对教育和教学领域。志愿者为初高中学生教授英语,开发教材,设计课程,实施教师培训,从而提升当地教师的英语教学能力。

趋势:夯实基础,稳步扩张

根据联合国的预测,到2050年,非洲国家将占全球人口的四分之一。非洲国家年轻人的教育不仅关系到区域稳定、创新和发展,也关系到全球治理和发展。

从历史援助的发展来看,美国对外援助水平在国际国内形势的影响下波动,但对非洲教育的援助相对稳定。一些研究指出,美国作为非洲直接投资存量最大的国家,对非洲的援助具有良好的协调性和可持续性。从2010年到2016年,美国对卢旺达和科特迪瓦的援助分别占可持续发展目标的16%和10%,教育在17个目标中排名前四。

尽管特朗普政府一再声称削减对南非等相对富裕国家的外援,但从2017年至2019年,就和平队在南非、莱索托和其他国家的支出而言,援助金额稳步大幅增加。随着援助资金的稳步增加,非洲青年企业家的培训也吸引了美国的兴趣。

今年5月,非洲发展基金会与马里兰大学史密斯商学院合作开发该课程,并组织来自加纳、肯尼亚、尼日利亚、塞内加尔、南非、乌干达和其他非洲国家的企业家参加非洲青年领袖的倡议培训。在这一倡议的框架内,分别有区域领导中心、曼德拉·华盛顿奖学金和非洲青年领袖倡议网络。其中,曼德拉华盛顿奖学金是一个旗舰项目。计划于2019年为撒哈拉以南非洲700多名杰出青年领袖提供机会,在美国高等教育机构接受培训和磨练技能,并支持他们回国后获得良好的专业发展。

美国认识到非洲青年已经改变了非洲,投资于今天有抱负的青年就是投资于未来。因此,美国对非教育的援助以基础教育为基础,并不断扩展到青年就业和创业培训等领域。美国通过直接投资、伙伴关系供资支持和志愿者深度融合实施各种项目,扩大了其在非洲国家各级的潜在影响,特别是在精英阶层。

(作者是陇东大学外国语学院副院长。本文是博士基金项目“中美对非教育援助政策比较研究”的成果,[xyby1608

中国教育新闻,第五版,2019年9月20日

北京快三 江苏快三 黑龙江11选5

 
------分隔线----------------------------